24小时全国免费咨询热线:13022086690
13902299924

广州私飞航空发展有限公司一家集产品研发、制造、销售于一体的高科技民营企业

当前位置氢气机_氢气发生器_富氢水杯_富氢水-广州私飞航空发展有限公司 > 客户专区 > 客户见证 >

嗅觉丢失二十年,一日吸氢竟回来

返回列表 来源:转载氢思语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9-17 【
你相信吗?我的嗅觉已经失去超过二十年,只因为吸了一个半小时的氢气,竟然奇迹般地回来了!”美籍华人张铭恩欣喜万分,作为氢气的一位“神奇响应者”,她说要好好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


氢气医学的神奇,需要在使用中发现,氢气医学的价值,需要在使用中体现。


张铭恩小姐生在香港,年少时与家人移民到美国华盛顿。居住在四季分明、花草树木繁多的华盛顿,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因为,她与花粉过敏症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对抗。每当花粉纷飞的春夏时节,以及芦苇草繁茂的盛夏到深秋,打喷嚏、流涕、流眼泪,就会成了她的常态。很多有花粉过敏症的人,鼻涕都是向前流,她却是向后倒流,更要命的是,她还曾因此在一年间四患支气管性肺炎,险些丧命。


为了控制病情,她不得不反复服用类固醇药物以及抗生素。但是药物的副作用也是立竿见影的:由于调节机制负担过重,原本精确的内分泌体系被扰乱,肠道正常菌群失调,肝肾功能变差,免疫功能也大大日益低下,整个人变得水肿发胖,实在是苦不堪言!


在被病痛反复折磨的同时,她的嗅觉不自觉地消失了。“在大约二十岁的时候,当发现艳丽的玫瑰不再香,垃圾成堆的地方不再臭,我才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宝贵的嗅觉。”


十年前,张铭恩从朋友处获得了一些巴西的绿蜂胶。靠着早晚滴服,花粉过敏这一顽疾总算是得到有效控制。但是嗅觉依然没有回来,她感到十分遗憾却也无可奈何。


今年年初,她陪罹患乳腺癌的好友Amy前往复大肿瘤医院复诊。得益于徐克成教授等专家的帮助,Amy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张铭恩特地带来了一张她的个人专辑赠送给徐克成教授,以表谢意。


 7月9日,徐克成邀请香港著名作家钟子美先生、Amy到位于广州阳光酒店708室的徐克成关爱健康工作室做客,张铭恩作为Amy闺蜜也陪同前往。
 徐克成教授向他们介绍,人体内200多种疾病的产生和进展与自由基有关,氢气是理想的选择性消除自由基的抗氧化还原剂,能治疗多种疾病,并对人体内许多功能具有正面保护和调节作用。他还热情地邀请他们进行吸氢体验。
 氢气竟然可以保健治病?张铭恩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氢气好像是易燃易爆的,会有危险吗?”她提出了自己的顾虑。工作室的志愿者告诉她,氢气只有在压力过大或者温度过高的环境下,才有可能燃烧爆炸,在常温通风的大空间里,机器所产生的少量氢气不会引起爆炸。另外,工作室所使用的由潓美医疗科技提供的氢氧雾化机,没有储氢室,水电解产生的氢氧混合物直接通过吸管送入人体内,因此是非常安全的。


消除了疑虑的张铭恩,一边阅读氢气的科普读物,一边按照志愿者教授的吐纳方法放松身心享受吸氢。
  一个半小时的体验时间很快过去。她和同伴乘坐电梯离开。在电梯间里,她忽然闻到一股烟臭味,“怎么会有烟味”,她低声嘀咕道。话音刚落不过一秒,她忽然恍然大悟,“冰封”了二十多年的嗅觉奇迹般地回来了!
 “我要回去一趟!”她欣喜如狂,马上折返徐克成关爱健康工作室,激动地拉着志愿者的手连声道谢。
 她感觉到鼻子里的每根血管、每个细胞都在慢慢苏醒,如同初春里的植物渐渐冒出头来,迸发出勃勃生机,这个体验实在是太奇妙了!
 更让她惊喜的是,嗅觉的恢复不是昙花一现。以后的每天,她都可以靠着鼻子去感知这个世界,她感到更快乐了。
7月30日,张铭恩特地起了个大早,从香港赶到徐克成关爱健康工作室再次体验吸氢。为此,她特意把原本8月1日回美国的机票改签到8月2日。临行前,有心的她专程在香港一家老字号的店里买了芒果味的蛋糕和几袋手制曲奇饼干,亲手送给徐克成教授。“我能闻到这个蛋糕的芒果味,很香!”她话语里充满了感恩。


同济大学同济医院耳鼻喉科余少卿教授认为:
“张女士患的主要是过敏性鼻炎,过敏性鼻炎严重时鼻黏膜肿胀并伴有大量分泌物,结果使鼻腔阻塞,使气体无法到达嗅区,从而感觉不到气味。研究表明,氢气具有抗炎作用,能够有效地抗过敏,抗炎,减轻过敏性鼻炎的炎性因子的释放,从而改善鼻炎的一系列症状,喷嚏,流涕都能够减轻,从而减轻黏膜的肿胀,改善了鼻腔的通畅,并让张女士多年的嗅觉又恢复了。对于氢气快速有效和安全抗炎特性,已在过敏性鼻炎等过敏疾病的治疗中越来越多地受到重视。”
海军军医大学长海医院周义德主任说:
“嗅觉的解剖学方面包括鼻腔中鼻甲及其对应的鼻中隔粘膜内分布的嗅神经末梢,叫嗅沟。各种鼻炎均可导致嗅沟堵塞,引起嗅觉下降甚至失嗅,只要将嗅沟扩开的药物如呋麻滴鼻液、布地奈德鼻喷剂等等均可改善嗅觉,估计氢气的作用有可能是改善了嗅沟的水肿状态,扩大了嗅沟,改善嗅觉。至于中枢神经方面,我认为短时间内修复嗅神经的可能性不大。”
“氢气在鼻炎方面尤其在过敏性鼻炎方面的作用有人进行过动物实验研究,如果对人也有确定作用,考虑到呋麻滴鼻液、布地奈德鼻喷剂等激素类药物的副作用,氢气还是很有优势的。”


《氢思语》点评:
20多年丧失的嗅觉突然恢复,这不应该是巧合,应该是氢气产生了作用。
但是为什么氢气会产生这样的作用,真是需要认真讨论的问题。至少说明她的嗅觉感受和嗅觉传导系统仍然存在功能,只是某个环节失去功能。因为和鼻炎有关,可能是感受器存在问题,吸入氢气如何短时间产生神奇效果,这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对其他嗅觉丧失的患者同样有效,则不能简单推广,因为嗅觉丧失的原因比较复杂,可能会因为感受器、神经甚至大脑功能造成,病情严重程度也千差万别,对那种情况有效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无论如何,这样的情况仍然让人惊叹。也希望更多存在类似情况的人提供线索。甚至是否存在味觉丧失恢复的情况。
我几年前也听过一个故事,有人说很多年没有听到过手表秒针的滴答声,但是吸入氢气一段时间,竟然能听到,说明听觉敏感度提高了。或许和这个案例有异曲同工。
根据两位专家的看法,产生作用的可能是氢气缓解了炎症,疏通了管路,改善了嗅觉,并不是她真的失去嗅觉,只是味道不能被嗅觉细胞接触到。
氢气医学的神奇,需要在使用中发现,氢气医学的价值,需要在使用中体现。